第一章 大人物的阴影(1 / 1)

腐朽地街 暗影1之殇 3183 字 1个月前

“你是?”卡蒙看见了那个转角口的那个叫住自己的人,那个人180的身高,靠在墙边,双手叉腰,带着一个棕色的帽子,帽檐还压得很低。

“我叫迪诺特.萨弗兰奇,你可以叫我迪诺特,我是罗萨弗恩市警察总署重案调查组的探长。”那个神秘人介绍了自己,而且语气十分凝重,似乎有什么大事。

“出什么事了吗,迪诺特探长?”卡蒙很明白,一个重案组的探长找到自己,肯定是有什么事,不然不可能在这么不醒目的地方等待自己,卡蒙也直接开门见山地问了。

“是你的家人,卡蒙勋爵。在赌场发生了一起暴力事件,导致了2人重伤,7人轻伤。”迪诺特语重心长的说着,而且听上去,似乎时受伤的9个人中,并没有他的家里人。

“又是洛萨和安克斯吗?行吧,带我去现场吧。”卡蒙已经见怪不怪,他知道能闹出这么大动静的,就只有这两个亲人,但是卡蒙刚要动,就察觉到了不对劲,因为迪诺特的眼睛在微微抽搐。

卡蒙不安的问道,“难不成,不是吗?”。的父母。”“怎么可能!”一听到这个,卡蒙原本稳重的语气,突然变得激动,“到底,是怎么回事?”卡蒙着急了,他十分迫切的想知道,他的父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“请您先跟我会警署吧,这里不太方便说,人多眼杂。”虽然已经很晚了,但是街边还是有不少行人和在角落里的流浪汉,已经有不少人将目光放到了刚才激动的卡蒙身上。卡蒙只能重新整理下自己的情绪,然后随着迪诺特前往了在‘中卡路’的警局总署。

按照平常的时间来说,这里留下来的警员不会超过20人,但这里现在到处都是警员,分批站在了各个办公桌旁,而当卡蒙走进警署,走到‘重案分析室’的路上,很多警员都抛出了失落的目光,看着卡蒙,卡蒙很紧张,很害怕,他担心自己的父母出了什么事。

迪诺特将卡蒙带进分析室后,就走到了一旁的柜子那边,开始翻阅案卷,过了两三分钟后,迪诺特终于找到了想要找的卷宗,并且交给了坐在桌子边上的卡蒙

“这个是我们20小时前,从帝国政务楼那边发来的情报,上面写的十分清楚,卡蒙勋爵,您的父母...因为伤人及潜逃,已经被列入了帝国的通缉名单上。”

“假账?敲诈?这里面一定还有内情吧,不然你也不会把我叫来这里。”卡蒙看了一眼卷宗,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,原本的不安现在变成的疑虑,他认为,这份卷宗是伪造的。

“这是我在政务楼那边的好友发过来的,他知道您就在这座城市,他在信上说出了内情,您的父母是被陷害的,但迫于那伙人上头的大人物,他们只能选择制造假的罪名。”迪诺特小声的说道,生怕在外面有人偷听。

卡蒙注意到了迪诺特的举止,也明白了迪诺特这么做的原因,因为迪诺特也不清楚,在警署中是否有所谓的那个‘大人物’,手底下的眼线已经混入了警署。

“实际的情况是这样的,您的父亲在某件事情上,得罪了那个大人物,而那个大人物名声比你们家族还要显赫,甚至是在帝国内部也有人是听从他的命令。被打伤的那几个人,其实就是去威胁你父母的人,他们就是那个大人物派过去的,想要给你父母一点教训,但是你父亲拼命反抗,最后顺利逃走。跟你父母顶嘴的就是那个帝国内部的人,他谎报了实情,让国王和国会都误判了这件事情的真相,而我的朋友则是整理案件,准备将通缉令和详细情报整理好,发到帝国各个城市警署的途中,偷听到了真正的内情。”

“你告诉我实情,难道就不怕事情败露,那伙人也找上你的麻烦吗?”卡蒙听出了这件事的味道,但他却开始担心眼前这个人。“我?我怕什么?我可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。不过,我这次叫您来,并不是为了讨好您,而是给您一个警醒,暂时不要跟你父母联系了,免得...”

说着,迪诺特将手放入了自己衣服内侧的口袋,拿出了一封信,这封信卡蒙很清楚,是自己要寄给父母的回寄信件。

“你派人跟踪了我?”卡蒙头脑十分清醒,他知道这封信原本不在迪诺特身边,因为时间点对不上。迪诺特笑着回答道:“不愧是卡蒙勋爵,您的头脑和智慧并没有被眼前的事情所影响。今天,您就回去好好泡个澡休息一下吧,明天一早,这些事情就都得忘掉了。”

迪诺特并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走向了分析室的门那边,打开了门,准备送走卡蒙。卡蒙也只能起身,将那封秘密信件和会寄信件一并收入自己的衣服口袋,缓了下神情后走了出去,并且在迪诺特的陪同下,离开了警署。

“你是个好探长,迪诺特,真希望这个帝国都是你这样的人物。”“好与坏,取决于你看人看事的角度,再见,卡蒙勋爵。”临别前,卡蒙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,而迪诺特也回复了卡蒙一句话,随后卡蒙转身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,而迪诺特也回到了警署楼内。

这一夜,卡蒙注定难眠,躺在床上,看着手中的两封信件,卡蒙思绪万千,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惹上了哪个大人物,也不明白到底是在什么事情上惹到了,在卡蒙的印象中,父亲是一个十分严谨的人,做人做事都力求全面到位,不出任何差错。

不知不觉中,卡蒙竟然睡着了,而第二天醒来时,就听见门口有‘咚咚咚’的敲门声,而且十分急切,卡蒙赶紧下床,来没来得及收拾自己的容装就去应门,但来的人,竟然是他的兄弟

“三哥三哥,不好了,有人要打我。”普瑞辛急切的说道,而且听语气,他十分害怕。“叫你不要乱说话,谨言慎行,得罪人了吧。”“不,不是的,不是那些人,而是一伙儿穿着黑色夹克衫,衣服胸口位置上有个三个三角形标志的人。他们手握着铁棍,我然普瑞辛说话很急而且很乱,但卡蒙还是清楚了,那群人依旧找上来了。

“五弟,你先在哥家住下,暂时别出门,我去一趟警署问一下,去去就来。”卡蒙知道,虽然现在是危险期,但是他还是需要去调查一番,寻求一下真相,而整个城市内,他能信任的人,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迪诺特探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