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父债子偿?(1 / 1)

腐朽地街 暗影1之殇 2996 字 1个月前

“您来的可真是时候,卡蒙勋爵,我正打算去找你呢。”见到卡蒙到来后,迪诺特立刻上前迎接,并且带他进入了分析室。

“探长,我...”“你不用问,我都知道你要说什么。”

卡蒙刚要开口,就被迪诺特给止住了,随后迪诺特拿出了一张照片,照片上有个很明显的图形,由三个倒着的三角形所组成,而且三个三角形相互交错的地方,还呈现出了一个小的黄色的三角形。

“这是瑞普兰集团旗下黑集团的标志,暗金帮。中间的三角为金色,标志着他们的领袖,‘瑞金’,也就是瑞普兰集团的董事长。而其余的三个三角分别对应着‘权力’、‘财力’和‘武力’,对付你兄弟的人,就是他们没错。”

“可你是怎么知道,我要确认的事情,就是这件事?”卡蒙还是提出了这个疑问,他明明什么话都没说,迪诺特就知道他要找的是什么,可是普瑞辛明明只是被吓跑了,他们警方就已经调查到这一步了?

不过很快,迪诺特就回答了卡蒙的疑问,“你难道不是来问我,为什么今天凌晨三四点的时候,你的兄弟洛萨和安克斯被打成重伤的事情吗?”

说到这里,卡蒙终于知道,为什么迪诺特知道卡蒙要来这里,并不是因为迪诺特知道,普瑞辛被暗金帮的人追击,而是其他两个人,也遭受到了暗金帮的攻击。

“他们两人现在怎么样了?”“安克斯男爵还好,只是洛萨男爵身上受到了严重的伤害。”“应该是大哥他反抗了吧,毕竟他本来脾气就暴躁。”“是的,他跟那群攻击他的人进行了搏斗。”“对了,我二哥你们找到他了吗?”“看来,普瑞辛男爵已经去找你了。”

两人都十分聪明,从对方的语气中都能猜测出来,动手的人是谁,有谁已经幸免于难。

“其他人遭遇袭击的时间都在凌晨,即将回到自己家的时候,而库恩男爵是今天早晨才回到家,我们的警员也正好在他家门口看见了他,并且告诉了他情况。”“看来,他又在那里睡着了,他这懒惰的毛病,反而让他幸免于难。可是,我为什么没有受到袭击?”

卡蒙问到了关键点上,既然这座城市内有这么多黑帮成员,而卡蒙身份如此高贵,着装如此特殊,应该很容易就被盯上,甚至自己的住所都会遭受监视、围堵,但是从他出门到警署,这一段路有很多可以埋伏卡蒙的地方,但是卡蒙却安然无恙地进入了警署。

“现在这还真是我的猜测。首先,他们是想要在不明显的地方攻击,赌场酒吧夜场周围都聚集了很多人,目击者数量很多,而且很容易被行人记住长相,他们袭击人的地点都在不明显的地点,几乎没什么目击者。”“五弟的宣传存在诈骗行为,被人打了也是情有可原,所以他们没有选择隐蔽行动...可他们还是暴露了。”“也不知道该不该夸奖洛萨男爵,如果不是他反抗与他们搏斗,也不可能直视到他们夹克衫上的特殊标志。”“二哥没碰见他们,四弟则是从酒吧出来的,喝醉的状态下不一定看得清,反而是有暴脾气的大哥,就算他再暴躁,也会观察对手。”“虽然他住院了,但头脑还十分清醒,只不过...”

迪诺特的语气开始低沉,卡蒙知道为什么,“没有直接证据,对吗?”。卡蒙说中了,就算他们已经知道动手的人是谁,但是都是口头证据,没有实际证据,无法抓捕暗金帮的人。

“对了,你之前说了首先,那其次呢?”卡蒙打破了沉寂,问道。“他们不袭击您的原因,我们也只是推测,因为您的名声。”“伯爵名号,是吗?”“恐怕不止这样,还有您的行为举止。您也应该多少有听到外界对于你们家族的评价,您的形象一直是良好的,没有被家族的其他成员所影响,就算帝国不去管你们家族的其他男爵,但如果您受到袭击,帝国高层不会坐视不管。事情一旦演变到了这一步,不止是帝国会开始对付暗金帮,就连媒体也会倒戈帮助您,这样瑞普兰集团会受到帝国和媒体的双重压迫,他们会彻底垮台。”“他们不想把事情演变到这一步,就算他们有那个大人物也一样,可对付其他人就不一样了。”

卡蒙终于明白,他们不敢对付自己的原因,一位帝国名誉优良的伯爵平白无故在街头受到袭击,就算帝国不去查,公众媒体也会去调查,记者和好事者也一定会造谣,到那时迫于社会舆论,帝国不得不介入调查,查到瑞普兰集团头上只是迟早的事。

“您应该知道,他们这么做,是出于何因吧?”迪诺特问道,“他们不会平白无故就袭击你们的。”

“当然知道,怎么会不知道?找不到我父亲和母亲,他们就命令自己在这座城市的手下,操纵瑞普兰集团手下的黑帮,袭击我的兄弟们,逼迫我父母现身。”卡蒙紧握着拳头,带着点愤怒的语气回答迪诺特

“探长,您能不能派人24小时保护我的兄弟们?我一定会想办法,阻止他们的。”“我也很想帮忙,但是我们也有难处,我们同样也有舆论的压力,如果我们一直派警力保护着你的兄弟,但是却迟迟不给公众一个交代,公众就会指责我们只顾贵族成员的安危,而其他遭遇同样事件的受害者则望而不见。更何况,您也清楚他们几位的脾气,他们想要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,我们拦不住啊。”

“是啊,我太了解他们的脾气了。”卡蒙再次无奈的叹息道,他十分清楚嗜赌成性的洛萨,沉迷美色的库恩,饮酒成疾的安克斯,他们的瘾如果上来了,拿男爵名号威胁他们,也未尝不可。

卡蒙回到了家中,普瑞辛已经被警方带走,进行协助调查,随后会在警方的护送下回到家中,但是卡蒙则一个人坐在桌子旁,房间里的窗帘全部拉着,整个房间都十分昏暗。

卡蒙一直在抱头沉思,他得想办法,在不引起社会舆论的情况下,帮助自己的兄弟们脱离险境,并且把媒体矛头指向瑞普兰集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