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正途还是堕落?(1 / 2)

腐朽地街 暗影1之殇 6040 字 1个月前

10月30日上午9点。

“您要离开这座城市?”迪诺特局长惊讶地问着整装待发的卡蒙,今天的卡蒙,身后背着一个较大较重的包裹,似乎是要出一趟远门的样子。

卡蒙淡定地回答:“不是离开,只是出去放松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在这里过得太过压抑,我想出去旅个游,放开一下心情。”“这也未曾不是件好事,至于你的兄弟们,我会时刻注意的,你就放心的去吧,发生了什么事,我会尽可能联系到你的。”

迪诺特当然知道,卡蒙出行前拜访告别自己的原因,还不是放心不下在城市内卡蒙的那四个兄弟嘛。得到迪诺特的承诺后,卡蒙安心地踏上了旅途,但他还是撒了谎,欺骗了迪诺特。

这一次,卡蒙不是去旅游,而是去寻找一位上古之神,这一路必定是跋山涉水,路途艰辛,光是路程卡蒙就要走十天,还要克服特殊地区的环境。

卡蒙在银行中取出了大量的资金,为的就是路途中路过城镇时进行进食和休息,在即将踏足危险地段时,则花钱雇佣护卫,保护他度过危险地段,毕竟卡蒙只是一个凡人,而且是一个文人,没有任何自我保护的手段。

出门时衣装整洁干净的卡蒙,在到达目的地后,早已衣衫不整,但他可没时间顾及形象了,因为在他面前的,已经是一条不归路,如果不成功,那么他也就无法回去了,因为...上古之神的神殿入口,就近在眼前。

卡蒙先脱下背着的背包,从背包中拿出了护腕、护腿、银制短刀、来复短弩、短弩箭袋以及五六支弩箭,在全面武装了自己后,卡蒙伸手,拽掉了披在自己身上的那件破烂的外套,在外套下,是一件卡蒙早已穿上的皮质软甲。

卡蒙做好了万全准备后,就使用档案记录的方法,打开了神殿的大门,由于里面过于昏暗,所以卡蒙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光照提灯,让自己周围5米都变得格外明亮。20米内都是可以看见的环境。

卡蒙一只手拿着提灯,另一只手则握着银制短刀,随时准备对付冒出来的守卫,走着走着,卡蒙感觉自己走到了一个较大的殿内,因为原本在走廊上能很明确看到周围的墙壁和天花板,卡蒙高抬起提灯,依旧看不见天花板的高度,但是能很明确,这里的确是一个大殿,就连墙壁上都出现了壁画。

卡蒙走到一面墙那边,开始查看这些壁画,奇怪的是,这些壁画中,一排中出现的人物都是一样的,而第二排出现的人物这第一排不同,但是第二排的人物都是同一个,然后是第三排第四排...

但是,这些壁画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有一个人出现在了所有的壁画中,只不过每次的场景都不一样,卡蒙虽然不懂这些壁画深层的意思,只知道大致是说明这个人与不同人、族群战斗的场景,而这个人有时候胜利,有时候失败,而且有些时候爆发出了强劲的力量,有时候却被人打得抱头鼠窜。

就在卡蒙沉思这些壁画的意思时,突然从房间的另一边传来了声音,卡蒙迅速转身,放低提灯的手,抬高握着银制短刀的手,逐步开始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缓步走去。

忽然,一阵阴风吹过卡蒙的后背,卡蒙手中提灯的亮度明显降低,但是当卡蒙转过身后,却什么都没发现,

卡蒙慢慢蹲下,放下了手中的提灯,并且拿出了腰间已经‘上膛’的‘来复短弩’,另一只手则一直紧握着银制短刀,随后缓慢地站了起来,卡蒙的眼神始终警惕着四周。

当他站稳之后,左手伸直在侧面拿着来复短弩,手指放在‘扳机’上,随时准备射击,右手则弯曲着握着银制短刀,跟左手保持平行,做好两面防御的准备。而卡蒙的眼睛一直左顾右盼,警惕着四周,双脚则原地缓慢旋转,在昏暗的提灯附近,注视着四周看不清的黑暗处。

突然,卡蒙快速转身45度,左手按下了‘扳机’,发射出去了一枚弩箭,但是,在他按下扳机射击前,他的左手就被以最快的速度距离起来,这支箭射到了天花板上,而地上的提灯也被打翻,灯光变的更加暗淡了,卡蒙只看得清,抓住他左手的人,比他还要高好要壮,但是看不清脸。

卡蒙的左手无法挣脱,所以他只能选择抬起右手,刺向了那个人抓住自己左手的手腕,但是,就在短刀距离那人只有0.5分米的时候,短刀突然定住了,卡蒙再怎么用力,也无法继续刺下去,似乎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给挡住了。

而抓住卡蒙左手的那个人,转了下头看了眼卡蒙刺向自己手腕的那把短刀,随后卡蒙只感觉一阵强劲的气息扑面而来,自己被击退了七八米,而自己的短刀已经甩飞了出去,好在短弩还在自己的手中。

那个人击退卡蒙后,一直站在提灯位置附近,就算卡蒙在昏暗的地方,也还是能看见那个人。卡蒙立刻伸出右手,伸向了自己左侧腰间的那个弩箭袋中,并且掏出了一根弩箭,以最快的速度将箭装填在了短弩上,并且迅速射击。

但那个人只是稍微侧过身,就躲开了射击,可卡蒙并没有停下,发出第一箭后,就立刻将短弩换到了自己的右手,用顺边的左手去抓弩箭袋中的箭,1秒不到卡蒙就射出了第二箭,可是依旧被那个人侧过身躲开。

卡蒙并不打算停歇,他直接拿出了两根箭,快速射出了第三发和第四发,但这一次,那个人并没有再提前侧身,而是站在了原地没动。因为卡蒙射击的角度很刁钻,而且几乎是同时发射的,攻击间隔时间只有0.2秒不到,无论那个人怎么侧身,他都会被射中一发。

就在卡蒙以为得手之际,突然那个人爆发力量,将两根箭直接凭空弹飞,卡蒙也能感觉到隐隐有股气浪冲向自己,但他来不及去顾及,立刻伸手去拿弩箭,可是就在他刚拿出弩箭的时候,那个人快速冲向了卡蒙,并且抓住了卡蒙的脖子。

那个人的力气很大,直接将卡蒙举着脖子拎了起来,卡蒙感觉自己快窒息了,双手突然失去力气,丢弃了弩箭和短弩,随后那个人将卡蒙摔了出去,丢到了一边,卡蒙摔在地上滚了几圈后,直躺在了地上,大口喘气。

但是突然,卡蒙听见了金属碰撞的‘呲呲’声,卡蒙认为这是剑出鞘的声音,就在卡蒙双手撑地刚想起身的时候,就发现一把长剑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前0.1分米,只要他敢乱动,这把剑就会立刻刺入自己的喉咙。

“你,为什么,要来这里,自寻死路?”那个人终于开口说话了,而且声音很沉闷,似乎是一个十分苍老的人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