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致命赌注(1 / 2)

腐朽地街 暗影1之殇 4734 字 1个月前

“就是这一层了吧?”“安静点,生怕别人不知道啊。”“大哥,我们要找哪一间?”“3306号。”

凌晨1点20分,灯光昏暗的西欧塔医院三号楼三楼走廊上,聚集着9名身穿黑色夜行服,带着黑色面具,手持着银制短刀,正在寻找‘洛萨男爵’所在的病房。

此时医院巡逻的警卫很少,而且救护站的护理人员也在小憩,这些刺客的脚步也很轻,没有吵醒任何人,很快就来到了3306号病房,这里虽然有三张病床,病床上都躺着人,但是只有一个帘子是全部拉起来的,这些刺客知道,这个人肯定身份特殊。

病房窗户也是被拉起来的,所以这个房间更加昏暗了,这些刺客很快就走到了帘子外围,掏出了短刀,准备拉开帘子杀死‘洛萨男爵’。

“不许动,警察!”“所有人,举起手来!”“都不许动!!”就在这些刺客拉开帘子的一瞬间,房间的灯突然被打开了,这些刺客身后突然出现了四五个警察,而所谓‘洛萨男爵’的病床上,突然窜出来一个警察,这个警员就是重案组的斐陵

而那些站在后面的警察,都是单手持着‘来复短弩’的警员,另一只手握着电击警棍,而病房的门也被打开了,外面还有七八个警察,以及重案组探长迪诺特。

“果然如伯爵所料。”迪诺特说道,“你们过来想来杀人灭口了,不过可惜......”

8个小时以前,在分析室内......

“为什么经历了这么危险的场面,您还笑的出来?”看到卡蒙嘴角扬起的笑容,迪诺特感到了不安。不过,卡蒙一早就有计划,“今夜,我希望迪诺特探长帮我跑一个地方。”“什么地方?”“西欧塔医院,3306号病房。”“康复楼?可我记得,那里没什么重要的人物啊。”“可他们,并不知道。”“看来,您不止是去会了会瑞普兰集团的董事长,还放出了一个诱饵。我明白了,我立刻调集重案组的人去。”“你们最好全副武装,毕竟他们必定会报着杀心,带着致命武器。”“虽然您是伯爵,但作为重案组探长的我,比您更清楚这一点。”

“现在,我以涉嫌谋害帝国男爵的罪名,对你们实施逮捕,如遇反抗,就地正法!”病房外,迪诺特严厉霸道地说出了这句话。很快,所有警员开始涌上,逮捕了病房内所有的杀手,而杀手也知道自己逃不掉了,所以都纷纷丢弃武器,双手抱头投降了。

迪诺特带着所有警力,押运着这些罪犯,回到了警局总署,而总署局长和卡蒙以及十几名警员,都站在门口等着迪诺特等人回来。这一次的行动无疑是正确的,而且选择的地点也可谓是经过了精心的计算。

在西欧塔医院旁,就有一所警局,他们对这片地区十分熟悉,知道有哪些小路可以避人耳目,绕到康复楼这里,所以从这些杀手在这里集结,踩点探路的时候,就已经被警方发现了。

“把这些人带进审讯室,问问他们是受谁指使的。”迪诺特让警员将罪犯押往审讯室后,就走到了卡蒙和局长的那边悄声细语道,“果然如同伯爵所预料的,他们真的带了致命武器,人手一把极其锋利的银制短刀,这种短刀做工精细,如果刺入人的身体,也不会留下太深的伤口,恐怕他们是想给自己逃离的时间。”“你我都知道,迪诺特,这种短刀,在哪里能买到。”“是啊,这也正是我担心的。”迪诺特将一把刺杀时用的短刀,交给了局长,局长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,这把短刀的出处。

“这次应该没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吧?”卡蒙突然打断了处于深度思考的两人,而且问了个目前为止不应该担心的问题。“我们事先通知了救护站的医护人员,以及门口的警卫,但他们应该不知道内情,周围病房的病人也只知道我们出警,但不知是何原因,毕竟是凌晨时分,病患也没有几个过来围观的,我们也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。”

“那就没问题了。他们九个人的罪状,是袭击洛萨男爵,而事发起因是洛萨男爵因为在赌场失意,情绪暴躁,遂遭人报复,就这样定罪,可以吗?”卡蒙的说辞,让局长和迪诺特都大吃一惊。

迪诺特惊讶地问道:“为什么?这明明是一个机会,为什么您要...”“因为我们不能去惹怒他们,我不希望这次的小事件,引发流血的冲突,所以我们现在还不能将舆论正对向瑞普兰集团,即使我想,也得慢慢来,一步一个脚印。”迪诺特沉默了,他知道卡蒙是一个深谋远虑的人,虽然这是个绝佳的机会,但他还是选择放弃这个机会。

而局长则终于站了出来,“你放心,伯爵阁下,我们可并不怕他们。不过,你也言之有理,我们还不能跟他们正面硬碰,我们倒没什么关系,关键是民众会成为被害者,我们不能让城市陷入混乱。眼下,我们也只能在暗中,慢慢消耗瑞普兰集团的‘武力’,慢慢破解他们的铁三角。”

卡蒙点了点头,随后转身准备离去,临别前,卡蒙留下了一句话:“这座城市,仍有希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