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章 ‘脏’到让人认输的训练家(求推荐票!)(1 / 2)

察觉到鬼斯好像只能使用舌舔招式后,唐风面对困境不屈不挠,呐喊道:

“鬼斯,躲藏在场地下,从下面舔它!不要老冲着六尾的爪子舔啊!”

被迫舔六尾小爪爪的鬼斯憋屈极了:

(>д<),你当我愿意?你行你上啊!

事实上,不是鬼斯愿意用舌舔招式攻击六尾的火焰小爪爪……

鬼斯是被迫的!

鬼斯是幽灵、毒双属性精灵,鬼斯并不是纯粹的灵体,它整个身体是由毒瓦斯构成,属于半灵体。

中了六尾的火花招式,鬼斯陷入到了灼伤状态,整个身体上都附着着六尾的火焰,鬼斯不仅无法隐去身形,自由穿过墙壁,还会越来越虚弱。

遇到逆境,鬼斯也是打出了血性,尽全力,从四面八方攻向六尾。

可惜,在小范围近距离战斗中,鬼斯的反应、速度,完全不是拥有电光一闪招式、躲闪技巧电光一闪·改招式的六尾的对手。

每当鬼斯冲过来伸出大舌头用舌舔招式攻击六尾的时候,六尾都能后发先至,在中途截住鬼斯,一爪子拍在鬼斯的舌头上。

六尾的爪子上蕴藏着火花招式制造出的火焰,以及再来一次招式之力。

被迫用舌舔招式连续猛攻了十几次,鬼斯越来越绝望。

不攻击又不行,攻击不仅奈何不了六尾,反而还像是舔主人手心,讨取主人欢心的小奶狗。

鬼斯:(〃>目<),太丢鬼脸了!

“小唐,没用的,六尾的火花招式有一定概率能让鬼斯陷入到灼伤状态,现在鬼斯全身都是火焰,根本没办法隐身玩什么穿墙术。”

磕着瓜子,李贺喝了口阔乐,笑眯眯的道。

潜台词:放弃吧,跟我一起嗑瓜子多好。

鬼斯失去了隐身偷袭能力,又被迫只能用舌舔招式与六尾近战,鬼斯是一点胜算都没有。

再次被迫用舌舔招式攻上去,鬼斯留下了屈辱的泪水:

(╥╯﹏╰╥)?,这只六尾它欺负鬼。

通过网络直播,王自卫、季子铭、白云飞三人也能看到秦都青少年杯的十六强决胜赛。

看着电脑屏幕,王自卫发送了一个“溜溜溜”弹幕上去,感叹道:

“李哥的六尾居然把鬼斯压着打,六尾溜溜溜啊!”

白云飞难以置信的看着屏幕,咽了口唾沫。

何止是压着打?

根本就是杀鬼又诛心!

“这场一胜,李哥就晋级八强了吧……”

季子铭表情微妙。

纵观真新高中的建校史,能打进秦都青少年杯八强的好像都没几个。

没想到,李哥居然也即将成为其中之一。

而且,李哥的这个八强,好像还很容易的样子。

“再来一次招式。”

嘉宾席上,伍会长瞪大了眼睛。

仔细看了李贺一眼,又对比了一下记忆中木校长的普通模样,如果不是长相差距太大,伍会长都会以为李贺是木校长的私生子。

先是能量球招式,后是再来一次招式,亲儿子也就这待遇吧!?

以伍会长的社会地位,随便一查都能查到李贺的家境。

不是老木给的,难不成还是这小李自己从隔壁地区的道馆主手里搞来的?

再认真瞅了瞅李贺的脸,伍会长心里一动:

“靠脸的话,似乎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道馆主也是人,也是喜欢好看的俊俏脸袋的。

“原来如此,面对鬼斯的神出鬼没,这李贺选手是把再来一次招式当成了一种束缚手段。”

国字脸,中年男性,帝都训练家总会的代表首次发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