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3章:两次锁喉(1 / 2)

昏睡之中的顾祁年鼻尖窜进一股微微清冷的淡香。

“雾草!”

“说,你派你来的!”

慕时好好背着顾祁年,结果背后的人突然之间给她来了个锁喉。

一个不防,两个人一下子跌倒在地上,顾祁年闷哼一声,慕时仰躺在顾祁年怀里,手里扒拉着顾祁年锁她喉的手。

艹!顾祁年这力气怎么比她还大!

“快说!”

耳边语气很轻,有气无力似的,但这手上力气是一分不少!

“什么谁谁派来的,我是救你的!咳咳……快放手快放手,我要咳咳……死啦……”

背后的人似乎是在思考着慕时说的话的可信度,没一会儿,慕时感觉自己脖颈上的手松了松,慕时起身拼命的咳着。

“咳咳咳!咳咳……”

慕时手揉着脖子,眼睛都咳出眼泪来。

这什么人啊,二话不说就掐脖子。

转身低头看向顾祁年。

“喂!”慕时低头凑近顾祁年。

“这就又昏迷了?”

……

亭江小区。

慕时眼睛紧闭,双手合十,头压的低低的。

“非礼勿视!非礼勿视!非礼勿视!非礼勿视!非……我这给他换药而已,啥也不是,对吧。”

慕时拼命说服着自己。

睁开一只眼,试探似的伸出一只手,撩起顾祁年的衣角。

“呼,我害个啥臊。”

两只眼睛睁开,慕时小心翼翼地把顾祁年的衣服脱下。

伤口不深,很浅,血早已经止住凝固。

慕时看了眼顾祁年,抹了抹自己额头上好得差不多了的伤口。

“唉,要不是看在你是我老板还给我发工资的份儿上,光你锁老娘的喉我就狂揍你十来遍。”

顾祁年昏昏沉沉中,看着眼前模模糊糊的身影,想睁眼看清楚,却随即陷入更深的昏迷。

……

翌日清晨,慕时起得很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