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八零章 蛇鼠一窝,狼狈为奸(1 / 2)

连报纸和电视台都播报了,众人顿时一片哗然,一脸愤怒的议论纷纷起来。

见状,叶琳娜索性大手一挥,派人从外面买回来了五十份报纸,发给大家。

一看到报纸上的报道,众人变得更加群情激奋了起来,报纸上写的那些基金会的所作所为,比叶琳娜和老兵刚才所说的还要过分的多。

“简直就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!”

男子再次说出了众人的心声,各种各样颇具有俄罗斯风采的国骂瞬间响彻这个华夏银行。

这些基金会真是一帮脚底流脓的混蛋!

一想到这些混蛋拿着从他们这些骗到的凭单,在国外过着无比奢华的生活,不知道有多少人心中在祈祷,愿上帝降下神罚,一道圣光直接将这些混蛋给净化了吧!

这些基金会的所作的一切,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的一根稻草,把他们身上最后一点财富都给洗劫的干干净净不说,并且让他们有种智商被侮辱的感觉!

他们难道看起来,就这么像是个大傻子吗?

此时,他们才算是对叶琳娜的话,相信的十成十了,现在就是上帝来了,基金会也是一群骗子!

看着越来越多人选择将自己的凭单卖给华夏银行,然后拿着六美元走人,叶琳娜瞟了一眼男子和老兵,嘴角微翘,再次对着柜员安慰了几句之后,直接走到了陈鸣永的办公室中。

见叶琳娜这幅大胜归来的模样,陈鸣永殷勤的为自己这位伙伴倒上了一杯茶。

“都搞定了?”陈鸣永笑着说道。

叶琳娜轻轻抿了一口茶,一双硕大明亮的瞟了陈鸣永一眼,毫不在意的说道:“有你出谋划策,怎么可能搞不定。”

在跟陈鸣永在一起工作这几年,素来都是陈鸣永在背后出谋划策,管理银行大大小小的具体事务,而她则负责抛头露面,跟各地政府联络,以及像今天的事情都是她来做的。

这也是为什么大家往往只知道她,而不知道陈鸣永的原因。

“主要还是你的功劳,而且那两个托不也是你找的嘛。”陈鸣永一计不轻不重的马屁拍了过去。

嗯,没错,不管是那个训斥柜员,然后又反水的男子,还是那个身上挂满勋章的老兵,都是叶琳娜找来的托。

要不然怎么可能就这么巧合的出现这两个,推动大家将凭单卖给华夏银行的关键人物。

如果不是有这两个人的现身说法和带动,民众绝对不会这么相信叶琳娜的话,更别说几乎全部都愿意将凭单卖给华夏银行。

“不过,那个小柜员倒是要行里的客户经理安慰一下,不要出现什么心理阴影了。”陈鸣永说道。

为了让整个剧情看起来更加真实一些,所以整个计划自然没有告诉那个柜员小姐。

闻言,叶琳娜的嘴角突然闪过了一丝坏笑,神情揶揄的说道:“要不然,让你这个总经理去安慰安慰算了。”

陈鸣永楞了一下,一脸不解的说道:“为什么?”

怎么说,他也是堂堂总经理,区区一个柜员,怎么会轮到他来安慰。

叶琳娜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,甚至都有些笑的花枝乱颤的意思。

“你现在也已经是二十五六岁的大小伙子了,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你难道不寂寞吗?我看那小姑娘挺不错的,长得好看不说,而且年龄比你小三岁正合适,并且还是喀山国立大学的金融硕士,配你应该是足够了,除非说……”

“你嫌弃我们俄罗斯姑娘!”叶琳娜的话音骤然提高了八度,态度十分凌厉的说道。

陈鸣永哪受得了叶琳娜这种小媳妇的虎狼之词,瞬间闹了大个红脸,一脸慌乱的说道:“叶琳娜,我哪会嫌弃你们俄罗斯姑娘,只是……”

他在俄罗斯这些年,已经将这里当成他第二个家了,怎么可能嫌弃俄罗斯姑娘,只是太忙了,连结婚的事情都没有想过,更别说娶个俄罗斯姑娘了。

不过叶琳娜这么一说,他的心不由自主的砰砰跳了起来,他之所以一直没有考虑过个人问题,还是觉得俄罗斯离华夏太远了,这要是谈恋爱,结婚的话,太祸害人家姑娘了。

但如果找个俄罗斯姑娘的话,似乎这就不是问题了。

而且他突然想起来,前一段的时候,他父母问他在俄罗斯谈恋爱没有,他回答没有的时候,他父母还说他现在年龄不小了,可以谈了。

当时他也没把这事给放心上,可现在一想,似乎自己父母话里有话啊。

虽然现在在俄罗斯的华夏人并不少,但大部分都是一群来做倒爷的糙老汉子,即便有女的,也是跟着自家老公过来讨生活的,他去哪找合适的华夏女孩谈恋爱?

能跟他谈的,恐怕也就俄罗斯女孩了。

想到这里,陈鸣永顿时陷入了一阵慌乱中,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父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开明了……

“我去其他分行,看他们计划执行的怎么样了。”

撂下这话,陈鸣永如同丢盔卸甲的败军之将般,直接抱头鼠窜了,只余下背后叶琳娜既不淑女的狂笑声。

不过,不管怎么说,她也算是完成方总交代给她的任务了。

其实她手里有好多莫斯科官员富豪家里的漂亮姑娘,按说这些人的身份地位,才是跟陈鸣永正配的,但方总不让她这么做,这就有些遗憾了。

“英雄,愿你有一段不悔的爱情!”

念完这句来自于wow的著名台词,方辰的嘴角显露出些许坏笑来。

也不知道叶琳娜完成他的嘱托没有,更不知道陈鸣永这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表情,但是他相信一定会很有意思。